云边无涉

我,每天,都在,瞎搞事。
争取周更摸鱼,结果都是月更。
随心而为,没有精致作品。
扩列欢迎。
【ES用】

现货
【羽风薰】
小说吧唧1               42
[亚克力]
千夜一夜柄2             45
枪手柄1                  50

(角色all走170)

【鸣上岚】
[吧唧]
第一弹签名吧唧1         45
修学开花前圆吧唧1      25
小说吧唧1                 40
[亚克力]
花鸟柄开花前3            48
修学柄开花后3            45
湖上柄开花后4            45
[其他]
组合盒蛋2                 48
王骑盒蛋4                 50
景品小人1                 72

(亚克力类all走440包邮,吧唧all走90,盒蛋all走270)
(角色all走850包邮)

【其他角色及组合】
[吧唧]
濑名泉漫画吧唧1         60
(↑或45+其他类任一样带走,mika团除外)

[亚克力]
真1(不知道叫啥柄,如图    45
敬人1(↑如图                  45
商城创开花后1                  40

[mini团]
mika团1                   45
忍/宗团1(和人约好暑假忍换宗mini)      35

[其他]
铁虎·风铃金属挂件1           44
敬人·风铃金属挂件1           48
vk二专CD无特典1              80
国服官方小说带北斗吧唧1     30

第一弹舞台剧BD碟1            650

【北村谅】
stamp杂志(内付纸片有海报有)1         125

[刀剑乱舞相关]
☆吧唧
初演内番药2                 50
初演通常药1                 45
再演通常药2                 55

(all走350)

不知道lof怎么同时发两张图片…其实这个也是生贺的一部分x

「亲爱的影片,2016.12.26 生日快乐!」

渣产出求大佬们不嫌弃x

转板绘时间没来得及,毕竟才拿到板子一个月不到x
打算寒假改改涂给自己当锁屏用!

期待明年vk的国服实装☆
みか真好看啊……pr。

不掐点了好累喔。

Arashi天下第一好看——(突然激动.jpg

【ES/零杏】不欲求思

病态爱恋思维肆意延伸下的妄想产物。
比起零杏不如说是零我/零你。

——第二人称。
——BE注意。
——情绪负面注意。
——人物死亡注意。

ES相关设定来自日日日。
游戏设定来自隔壁的VRparo。
OOC属于我。


【零】


“谢谢。”


你从快递员的手中接过你的包裹。确定了送来的东西确实是你等待多时的游戏套装后,关上了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你依照说明书插好了电源,在调整好眼镜后将其戴到了头上。如同头盔般宽厚的眼镜遮挡了你所有的视线,你只能摸索着按下了眼镜侧面上凸起的开关,然后握住了方才放在身边的手柄。在听见一阵短促的提示音过后,陷入黑暗的世界终于明亮起来。


突如其来的光线使你忍不住眨了眨眼,接下来看见的已然是另一番景象。


——游戏启动了。



【壹】


你熟悉了一下操作,遵守着时不时便会跳出来的新手提示开始了你的游戏进度。当你刚刚踏进学校的时候,你所选定的人物便站在了你的面前。


如一开始你所选择的,你面对的是个黑发的少年。


“哎呀,迷路了吗?”


[是的。请问您的名字是?]


你摆弄着手柄,输入框中的讯息随着你按下的确认键发出,接下来你就看到眼前的少年笑了笑,


“吾辈的名字,用小姑娘的姓名来交换吧。”


[我叫杏。]


你回应着,有些讶异于他的奇怪自称:就好像个中二的老年人一样。


吾辈是高贵的真祖吸血鬼,朔间零。


——如此称呼自己的陌生人这样回答。


虽然朔间零穿戴整齐的学校制服让你对他的第一印象还不错,但听到这句话你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吸血鬼?


看见你的退避,朔间零不置可否,“小姑娘不必害怕得跑开,不会吸血的。吾辈很特别,是喝点番茄汁就可以满足的吸血鬼。”


低沉的声音自他口中发出,你注意到朔间零像是习惯性的双手抱胸,脸上挂着慵懒的笑意,微眯的双眼中那奇异的颜色隐约可见,酒红色的虹膜让他悖于常理的话似乎有了那么几分可信度。


——书上提到过的吸血鬼好像确实都是黑发红瞳的。


——但是他真的不吸血吗?


“吾辈已经许久没有吸血了,虽然有时会想念血的美妙,但是那样的铁锈味果然还是不适合老人家啊♪”


像是知道你在顾虑些什么,零从善如流的对刚才的话做了补充。你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慢慢放下了对朔间零的戒备心理。


你打量起面前的这个男性角色,他的身形似乎有些瘦削,却也让人感觉充满了力量(虽然这并不矛盾),你看着对方抬手拢了拢耳边微卷的柔软碎发,可及肩的黑发还是带着些许弧度凌乱的落回他的脖子两侧。


有点被撩到了吗……你莫名的觉得这个角色长得真好看。


你看到朔间零神情未变,他向你伸出了手。



【贰】


顺理成章地,你成为了这所学校制作人科的第一名学生,学习培养偶像的种种技能。而朔间零则是你第一个负责的偶像。


你开始每天穿梭于Undead的训练室和轻音部教室,沿着游戏的提示完成课程训练,策划各种学园祭或是处理各种琐事。你逐渐的开始从各种途径知晓与你选定的这个角色相关的各种事迹:被称作奇人的怪异存在、身为兄长却不常被弟弟理睬、过激背德的组合作风等……


啊还有,身为吸血鬼真的会贫血吗?你实在无法理解。


不明白的事情就放着吧,总会习惯的。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你看着朔间零身边的好感度等级日益增长,在感慨自己跳坑的行为真是荒唐的同时有时却忍不住开始想他的过去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即使你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个游戏,你却还是愈发的想要了解他。


——这份心情还真是奇怪。


你和Undead其他成员站在舞台侧面焦急地等待着——你们刚刚结束了作为最后一个组合在这次活动中的表演,现在正是观众投票的阶段。因过于紧张而完全无法冷静的你在后台不住的徘徊,时而从束好的软绒帷幕后望向台前。此时的朔间零正站在台上,同其他参与了这一次S1级的祭典的组合队长一起,等待屏幕上的数字停止闪动,好显示这场梦幻祭的比赛结果。


你能望见台下大片晃动的紫色荧光,你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却不敢去想眼前的盛景是否真实。


票数统计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你只来得及看到屏幕上绽开一片幽深的紫色光芒,整个会场就已经沸腾了起来。


数以千计万计的紫色荧光棒带着人们手心残留的温度被抛向空中,你听到Undead的名字被激动的观众们齐声喊出,庆贺偶像胜利的欢呼一浪高过一浪……


于盛典之上拼尽全力所渴求的王者之席到底是姗姗来迟。


——你们赢了。


“是吾辈的胜利!”


你看着走下舞台的朔间零眯起眼睛如是笑着,语气里掺着少许自得。一直紧绷的神经总算放松下来,你忍不住笑了。压抑住想要抱住他欢呼流泪的念头,你忙将干净的毛巾和掐着点买好的新鲜番茄汁递了过去——使用期限还有29天——每日定时的相处早已经让你将零喜爱新鲜番茄汁的细节记在了心里。朔间零接过了东西,简单的触了触脸便将毛巾随意的搭在了脖子上,然后动作自然的打开了番茄汁,在你面前一饮而尽。


你悄悄抬了一下头,却完全忘了你刚刚因为过于高兴而没有注意到两人距离过近的大问题,所以你就这样对上了朔间零放大的脸——该感谢他完全没有提醒你还表现的若无其事吗——然后你理所当然地看到了朔间零蕴满喜悦的血红眼瞳、他脸上隐约的薄汗以及落在肩上的略微黏连在一起的黑发还有他隐在衣领中因仰头饮水而微微滑动的喉结……


你吓得后退了几步,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你的脸有些热,觉得自己刚刚好像还听到了吞咽的声音。


这游戏细节处理得真好,就像真的一样。


你忍不住暗自腹诽着。


真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即使明知道是虚拟的,也还是想要放任自己呢。


舞台上的音乐还没有停止,跳动的灯光仍不停变换着,即使在后台的你也能听到台下粉丝的狂热呼声仍未散去……


这些细节都注意到了啊——人气真是很高呢。还好这是个以你为中心的游戏。想到这里,你有些庆幸。


「就让我们这样相互陪伴到最后一天吧。」



【叁】


“…如果这样的话,汝的要求吾辈都会尽量满足。小姑娘想对吾辈说些什么呢?吾很是期待呢。”


你看着朔间零半眯着深红的眼,嘴角带出轻微的弧度,勾起一抹慵懒的笑——而这样的表情你再熟悉不过——你的心突然抽紧了一下。


眼前的男人正等待着你的回应。当然,也许是最后一次。你侧脸看了看他身边显示的已经逼近上限的好感度等级,知道你即将攻略成功了。


如何面对这一天的来临,你在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他的那一刻便已经开始思考。


实际上好友从未和你提起过她的攻略进度,因而对于这里的自主回应到底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又或者是好感度突破上限到底将带来怎样的影响,你都无从得知。


——也许是再过完某个很老套的在一起的俗气告白剧情之后显示在视线中的GAME OVER吧。


有点担心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啊。


但是,这份对零的喜欢、这份想和朔间零告白的心情,果然已经到了无论如何都想要表达出来的地步了。



“我可是个零推哦~”


“杏你,也选了老零啊?一起加油啊他超好的!”


“老零他好温柔啊我觉得这个游戏我能玩上好多年!就舔老零一个人!”


初时的记忆突然向你涌来——


你差点忘了,你的好友所选的攻略对象也是朔间零。


有点讽刺啊。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你脑中炸开。



「如果这从最开始就不是零自身的意志的话,“喜欢”真的还有意义吗?


「遵循着早已划定好的路线和对白,你机械的对每一个走到这里的人重复着温柔的话语。


「用这样的假象引诱着来到这里的人一步一步坠入更加绮丽虚妄的深渊,真的是……很不负责任啊。


「朔间零,是在助纣为虐吗。」



你无言以对。


你知道这只是个游戏,你一直都知道。


你知道这里不过是他人模拟出的游戏,你也知道你所碰见的人不过是一串又一串字符组成的冰冷代码,你更清楚朔间零永远都无法真正留在你的身边。


可是这个游戏太过真实,金钱与科技编织出的巨大网络借以“转校生”的身份将你卷入了这个精心设计过的漩涡,而你在自己还未曾醒悟之时,就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是你将自己的爱意尽数交出,信徒一样地、虔诚地将之献与这本不存在的人的手中。


毫不夸张的说,名为朔间零的存在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你的情感,成为你再也无法戒除的瘾。


即使你一再告诫自己这不是现实,你还是不得不承认你早已爱上了他,早在今天之前,在你最初打开游戏,遇见一个名为朔间零的吸血鬼的时候。


病入膏肓,且无可救药。


……


最终你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眼前坠入一片灰暗,你只听得到微弱的电流的滋滋声。


你忘记你刚刚说了些什么,只记得输入框中的文字随着你的声音同步录入,你听到自己强忍的平静语调下是暗涌着的无从抑制的悲凉。


然后你按下了[确认]。


你记得你看到朔间零像是忽然绷断了线的木偶一般,你看见他的瞳孔骤缩、他的动作骤然僵硬,以往由于虚拟幻化而无暇的躯体此时黯淡晦涩……是“人”做出的很典型的惊恐表情。你只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真的出事了?


——可是好感度的数值没有变化。


这样的对峙没有持续太久,实际上不过在朔间零的身体僵硬了数秒后,你便看到吸血鬼的影像开始碎裂,周边的景象也如同立在沙质地基上的建筑,不过片刻便轰然倒塌。


终于一切如你所见,如你所愿。



可你一瞬间就后悔了。你近乎疯狂地一把扯下了戴在头上的眼镜,断电、重启,没有用。你不愿相信这样的结果,于是再次断电、重启,没有用,再次重启……


一次又一次。


你不知道你重复了多少次这一系列动作,只知道这些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你终于放弃,颓然跌坐在了地上。


你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属于朔间零和你的世界还是崩溃了。恐惧终于铺天盖地而来,胸口意料之中的传来几近令你窒息的痛感,撕心裂肺——可是你却哭不出声。


名为“绝望”的情绪席卷了全身。


你从来不知道,人其实真的可以难过到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你只感到你的心脏像是被尖锐的细线勒紧,它从你看不见的地方渗出了丝丝鲜血。你仿佛还嗅得到些许血腥气。


真疼。


难过的好像快要死去了。


可是那个人再也不会安慰你,即使你还记得他的笑,慵懒而温柔。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结局啊。


你放下了手柄,颤抖的双手费了些力气才重新取下了头上曾经陪伴了你近三个月的眼镜,强制关机,把它放回到最初的包装盒中。


你再也不愿碰它了。



【肆】


你的生活似乎恢复了原样。依然是每天正常的上学放学,忙碌的奔走于家与学校的两点一线之间,只是你再也不需要每天下课就冲回家中,满心带着对那个人的思念,却自以为是的冠以“责任”之名。


你觉得没有什么是不会过去的。


包括爱。


你原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你以为在你疯狂爱意的表达之后,你的生活终于只剩了如同小说情节里高潮过后临近收笔的平静安宁。



你错了。



【伍】


不久后,你开始做梦。


你看见你的身边都是灰白的缭绕着的雾气,似乎隐隐有光从高处投下。你觉得这里有些熟悉,却看不见任何东西。你漫无目的地走着,茫然无措,可你不记得自己到底要走向哪里。


你忽然害怕了。


你奔跑起来,笔直向前。


像急于逃出囚笼的飞鸟。


追逐着前方燃烧希望的火光。


你不知疲倦的奔跑着,最后苏醒于望见紫黑色的幽芒。



【陆】


那人有带着弧度的黑色碎发,眼中的猩红比血还要浓烈。你记得他的不羁与狂傲,可你也记得他温柔的笑。你能回忆起朔间零略微勾起的嘴角带出的慵懒弧度,他藏在唇肉下的尖牙你熟悉得触目惊心。


你睁眼望着熟悉的天花板,回忆着刚才看见的东西。


他回来了,你想。他终于来到你的梦里,与你相见。


你开始一夜夜越来越频繁地梦到那个人。遇见朔间零地点每次都有所变化,直到你置身于梦之咲的轻音部教室。你看着吸血鬼推开棺材盖子向你走来,然后你们就像以前在游戏里相处的一样并肩开始一天的活动安排。



直到某一天你突然发现你失眠了。


你木然躺在床上,思维紊乱。眼前是浓稠的黑暗,只觉得夜晚压抑而漫长。你用力的回忆着朔间零,他的声音,他的面容,他和你一同经历的所有。


你再也无法忍受失眠。你迫切的想要入睡。


后来你尝试着迈入了药店,第一次向店员索要了你曾经完全不愿碰触的药物。


冰凉的水滚着有些硌牙的药片滑入喉咙。你闭上眼将自己摔回床上,药物的涩意还停滞在咽喉,你就这样等待着睡意来临。


【柒】


再次见到朔间零仍是在轻音部的教室。你走上前叩了叩棺材的盖子便退到一边,看着吸血鬼从那棺木中坐起,然后接过你递去的番茄汁。



转校生小姑娘。


嗯?


有时间的话就多陪陪吾辈吧。


……好。



你感觉到你的眼眶微热,有什么东西带着你自己都说不清的情绪从脸上落下。


你抬手摸了摸,一片湿润。


你知道你又一次沦陷了。


你任由这虚空的梦霸占了你的所有。你开始变得焦躁阴郁,愈来愈频繁的穿梭于各个药店索取能带你去往梦境的白色药片。你在白昼中游离昏沉,恨不得世界只剩了黑夜好让你到梦里去与恋人相会。你只想睡去,不惜摧毁现实的躯壳——若你的朔间零永远不会出现在现实之中,这躯壳还要它何用?


朔间零一直在这里,你想,这样足够了。你会以制作人的身份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你们永不分离。


你忘记你已经有多少天没有听过课,你的包里只剩了少数几本的课本和一个个没有标签却装满了白色药片的罐子。你拼了命的想要睡着,失眠的时候却越来越多。你好像被禁锢在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里,走不进,退不出。你见到朔间零的时候越来越少,即使你将一把又一把的药片吞入口中。


你数着时间,却觉得你的时间永远不够用。每天短暂而恍惚的睡眠,醒来时眼睛浮肿而布满血丝。你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


——你已经好久没有做梦了。


【捌】


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站到这里。只感觉寒冷的风跋扈地呼啸而过,你拢了拢身上的衣服,下意识的略掉高楼下聚集的人群和拉响的警笛。


你忽然想起刚刚你仿佛看到了朔间零的身影,你是来质问他的,你想问他为什么消失了那么久,留你一人整日被思念所折磨。你拍了拍自己的脸企图让自己精神一点,然后打量着四周。


你看到朔间零似乎站在一个台阶上回头看你,下面是拥挤道路上象征着一个繁华城市在夜晚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


你看到朔间零勾了勾唇,不甚清晰地绽开一个笑容。一如你所见的,慵懒而温柔。


你也笑了,将方才的满心愤懑抛却脑后,激动地向他跑过去,向着他张开的双臂、扬起的笑容跑去。




「有人曾经和我说过,感情中最悲哀的事,就是分离后再无处可寻。而我的朔间零甚至在现实世界也从未存在过。」



「可是,你们看,他来了啊。他就站在那里看着我,带着这样的笑,他来接我了。」



—fin—